潜二S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二十一章
“秋高气爽,风和日丽啊!!!”威尔斯吼了两个四字词语。
金竹一巴掌拍到威尔斯后脑勺上,“在医院门口别吼来吼去的。”然后有些在意地转头看向杨猛。
杨猛正带着耳机站着愣神儿,他身边的李元正在划拉着手机查着什么,眼睛底下挂着深深的黑眼圈。
昨天晚上除了威尔斯打着呼噜睡的跟猪一样……帅气的猪一样,宿舍其他的三个人其实都没睡好。
金竹移开视线,迈步往医院里面走,其他人也慢慢跟上。
“话说,我们为什么要一起来医院啊?”威尔斯问金竹,他到现在为止还什么事情都不知道。
“呃……”金竹眼神又飘向杨猛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“给我做身体检查。”杨猛接话。
威尔斯从头到脚看了杨猛一遍,“看不出来有啥地儿坏了啊……”
“先做检查再说吧。”李元撂下手机,先去排队挂号了,当然挂号钱是金竹出,今天所有的费用都是他自愿出资。
这次还是金竹找的医院,更正规,在市里也比较有名。

三个alpha坐在检查室门口等着杨猛检查完出来,然后上前围着正在整理衣服的杨猛询问情况。
杨猛抻了抻上衣,手上还按着抽完指血给的棉花球,说等检查接结果出来再看。
总共做了这是第三次身体检查了,就这一次事儿最多,简直麻烦至极,杨猛检查完累的都开始冒汗了。

结果出来了,大家陪着杨猛进屋去取化验单。
诊室里进来了三个……四个alpha显得有些挤,杨猛坐在医生对面的椅子上,剩下的三个人跟保镖一样站在后面,杨猛把取完化验单拿给医生看。
主治医生是个挺帅的beta大叔,留着胡茬,低头看化验单。
“杨猛是吧。”医生抬头,眼睛在四个人中间看了一圈,眼神愣是没停在杨猛脸上。
“是我。”杨猛坐在椅子上弱弱的举手。
帅大叔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,没想到这小个子也是alpha。
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,说:“各项检查都很正常,你是个alpha。”
“就这点最不正常了……”杨猛哭笑不得地说。
还没等说下一句话,身后的威尔斯叫起来了:“猛子你是alpha?!”然后转头看旁边的李元和金竹,“你们都不惊讶吗?!”
李元和金竹无奈地对视了一眼,摇头。
“卧槽,你们俩竟然都知情!还不告诉我!当不当我是兄弟啊?!”威尔斯愤愤不平地吼。
医生轻咳了一声,提醒这里是医院,禁止喧哗。
威尔斯意识到自己嗓门儿太大了,只好先闭嘴,拿蓝眼珠子埋怨地瞪两个室友。
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二十章
宿管是beta,但是在查房巡逻的时候,信息素检测仪感觉到了杨猛宿舍里信息素的躁动,滴滴地响个不停。
宿管拿备用钥匙打开门,先往屋子里滋滋的喷了小半瓶抑制喷雾,等机器不响了才抬脚进门。
环顾了一下宿舍,发现只有本来就该在宿舍里的三个人,并没有什么omega。
又检查了一遍,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,只是三个现在一脸黑线的人在那瞎抽风。
宿管在心里骂了一句,不满地说:“三个大小伙子瞎折腾什么呢!”然后转身出门了,后脚把门使劲关上了,“咣”的发出很大一声。

宿舍里三个人分开,坐在下铺的床上,杨猛和李元互相不敢对视眼睛,尴尬的气氛都快让人无法呼吸了。
倒是做的更过分的金竹一点都不感觉别扭,先开口说话了。
“说吧,怎么回事儿?”倒像是杨猛做的不对的语气。
“我有信息素。”
“嗯,然后呢?”
“……我是alpha。”杨猛郁闷,但还是说出了实话。
“噗哈哈哈……”金竹笑了起来,“就你?还alpha?”
“他说的是实话。”李元说,并把之前去医院检查的体检报告从杨猛枕头底下抽了出来,举到金竹眼前。
“卧槽!”金竹看到那五个字母有点吃惊,“真的假的啊……”
杨猛点头。
“可你的信息素……”金竹纳闷。
杨猛耸耸肩,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又是一阵沉默,李元尴尬的开口:“那啥,实在不行就再去做一次检查呗……”他觉得刚才对哥们儿这样有点儿过分了,现在负罪感爆棚。
“嗯……”杨猛应了一声,他也想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。
“净出幺蛾子……”金竹嘀咕了一句,又躺回了床上,翻了个身脸朝下,把脸埋到了枕头里。
其他两个人没有再看金竹,也就没发现他没有被枕头埋住的耳朵尖儿红的不行。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九章
金竹睡到一半的时候,隐隐约约地闻到了香甜的气味,像是omega 的信息素,但又有什么地方不一样。
太过美好诱人的香味,让金竹浑身有些热,他踢掉了被子,最后睡不下去了,干脆睁眼坐起来了,看看是那个omega进了他们的宿舍了。
结果睁眼看到的却是李元抓着杨猛的手腕猛嗅。
金竹有点傻眼。
杨猛自己也很懵逼啊!

一开始杨猛让李元教他如何释放信息素,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,只是想试试看。
李元告诉他信息素不是一个实物,并不是可以拿出来的东西,而更多的是一种情绪,一种心理暗示。
李元让杨梦想象着大胸大屁股美女,然后按摩一下他自己的脖子靠近动脉的地方,那里是信息素散发出来的地方。
然后杨猛按摩了半天,终于成功了,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信息素散发出来的感觉,带着小钩子。
像是拥有了一样衬手的武器一样,让杨猛高兴了一下,抬眼看李元一眼,发现他脸色有些古怪。
“咋了?”杨猛问。
“有点不对劲……”李元靠近杨猛,皱着眉,“怎么会这么香……”
杨猛突然察觉到空气中的信息素多了一个人的,诧异的盯着李元:“你……”
杨猛浑身的alpha细胞察觉到另一个alpha信息素的存在,基于同性相斥的原理,一较高下的本能,一时间,空气中杨猛的信息素更盛。
杨猛排斥地抬起手,想把李元隔开,让他离自己远点,却不料被他一把抓住胳膊,在手腕猛闻。
也就是金竹睁眼看到的这一幕。

金竹跳下床,猛的一把拉开李元:“干嘛呢!”
眼神不由自主的向杨猛看去,这个信息素散发源还一脸无辜的不知道怎么了。
“猛子,你是omega 吗?”金竹纳闷,不由自主的靠近杨猛。
“不是啊……”杨猛郁闷。
“那为什么那么香……”金竹按住杨猛的肩膀,凑到他脖子旁边深吸了一口气,“好香……”
李元也向杨猛靠近,眼神有点儿幽暗,直直的看着杨猛。
“靠,你们突然发什么疯啊!”
杨猛有点慌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室友们露出alpha本能的一面。
突然被金竹一个用力推坐在床上,两个室友欺身上前,就在这紧要关头,突然有人砸门。
门外传来宿管的吼声:“你们是不是把omega带到宿舍里来了?!”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八章
杨猛刷牙漱完口,看了一眼宿舍里,金竹不在,就问李元:“大金主人呢?”
“昨晚上他没回来,”李元从矮柜里拿了包薯片,打开吃了一片,接着吐槽,“不知道又去哪儿鬼混去了。”
杨猛接着问:“alpha都这样吗?”
“怎么可能!”李元有点不满,“我就不一样啊,虽然有的时候为了生理需求……再说不是还有忠犬代表威尔斯呢吗。”
“但是你们受omega发情的影响该怎么办?”
“你他妈那么多生理课知识都学到哪儿去了?” 李元翻了个白眼,“为了短时间阻断信息素散播,有抑制喷雾这种东西的存在啊……”
杨猛洗完脸,脸上滴着水去够毛巾,把脸埋在毛巾里,又问:“那你们是怎么控制自己的信息素的呢?”
“这个嘛……”
李元还没来得及回答,有人推门进来了,正是一晚上没回来的金竹。
“我刚听有人说信息素的事情呢?”金竹一进宿舍,浑身带着混杂着各种香水味酒味儿的气息。
金竹往杨猛身边凑,杨猛皱着鼻子离远了一点:“卧槽,我刚洗干净脸,离我远点儿,臭死了!”
金竹一愣,问:“你小子什么时候对气味这么敏感了?”
“呃……”杨猛不知道要不要该说实话。
李元在一边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可不吗,猛子都快能闻出omega的气味了。”
“哈???”金竹黑人问号。
“你丫不说话会死吗?!”杨猛对李元咆哮。
“算了,爷累了,先歇着去了。”金竹一双桃花眼下面淡淡的两道黑眼圈。
杨猛在心里吐槽,是啊,干了一晚上的“活儿”能不累吗……然后又瞪了李元一眼,转过身把毛巾搭在暖气片上。
李元嚼着薯片凑了过来,低声问:“你到底打不打算说啊……”
“等机会合适的话自然会说……”杨猛说实话也没底儿。
“你刚才问信息素的事儿,是不是你可以感觉到别人信息素的味道了?”
“嗯……”不可置否。
“卧槽!”李元吼了一声,然后就被金竹扔过来的枕头砸中了后脑勺。
“你丫小声点!”金竹骂,“没看见我要歇着了么?!”
李元把枕头向生物钟颠倒的大少爷砸了回去,“睡你的去吧!”
“诶,”杨猛叫李元,“教我怎么释放信息素吧……”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七章
杨猛那天一整个晚上没合眼,他想了一晚上,直到脑仁儿都开始疼了,才浑浑噩噩的睡了过去。
第二天早上,杨猛走出卧室,阳光从窗口洒在客厅茶几上的小绿本上。
杨猛把一晚上思索计划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坐在沙发上看着属于老爸的离婚证发呆。
今天天气很好,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,杨猛的心有点儿冷。
他发现自己不伤心是假的,当脑子不再高负荷运转来想事情的时候,悲伤的情绪就开始慢慢的占领了他的全身。
餐桌上摆着速食便当,是杨猛爸从民政局回家的路上买的。
杨猛坐在饭桌前,掰开附赠的一次性筷子,打开便当,没有拿微波炉加热,杨猛机械的嚼着冷硬的米饭,味如嚼蜡。
杨猛还没准备好迎接没有老妈做的热乎乎的早点,没有刚洗好叠得整齐的衣服,没有打理的井井有条的生活。
………

杨猛睡醒睁开眼睛,他感觉自己梦到了爸妈离婚的时候,在仔细回想梦中的自己是什么情绪,突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。
“你小子在床上发什么呆呢?”下铺的李元探头问,“做什么梦了,一脸懵逼的样儿……”
杨猛用手搓了把脸,闷闷地说:“我不记得了……”
“不记得是常有的事儿!”李元说,“上次我在梦里梦到了一性感小姐姐……”
杨猛把脸靠在上铺的床栏杆上,半合着眼睛听他扯皮,眼睛里闪着嘲笑戏虐的光芒,但是眼底又藏着不想让别人看到的小伤感。
杨猛是单眼皮的眼睛,他的眼皮很薄,眼尾却是男生很少有的上挑,他用眼镜遮住的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眼。
这副机灵的眼珠子,衬着杨猛的单眼皮眼睛更加有特点。
李元看着杨猛,伸手钳住杨猛的下巴,捏着他的脸左右看。
杨猛一巴掌打掉李元在他脸上蹂躏的手,皱了皱眉。
“干嘛啊你……”
“猛子,你咋最近变帅了呢感觉。”
杨猛哼笑一声,从上铺下来,“瞎说什么大实话呢……”转身去刷牙洗脸。
李元感觉自从杨猛被检查出来是alpha之后,除了身高,气质也有一点变化,如果摘掉眼镜,就想象不到原来死宅的颓废样。
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……”李元嘀咕了一句……


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六章
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神奇,它能让人恨不得一世也不分离。也可以把人的心脏捏得紧紧的,然后从高处狠狠的摔下去。
杨猛爸有些眩晕,看有些看不清楚摆在客厅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。
他点燃一根烟,闭眼深吸了一口,让烟雾摧残自己的肺,再睁开眼睛,里面强烈的感情已经全部退去,男人的理性让他不得不正面解决这件事。
谈判开始。

等杨猛从学校回家,闻到了妈妈炒菜的香味,让在高三紧张的学校课业中累的要死要活的他感到一丝欣慰。
杨猛脱下外套,去卧室放书包。
他还不知道,坐在客厅看报纸的爸爸其实一个字也没看进去,在厨房的妈妈眼睛里的泪水溢出来掉到了灶台上。
杨猛爸妈谈判的结果和所有的父母一样,先为孩子着想,两人都同意不告诉杨猛他们的事情,还像平常一样过日子,等杨猛高考完再说。
有一天杨猛放学回家,他喊杨猛爸有事情,但他貌似还没回家,杨猛推开虚掩着的主卧室的门,看看妈妈有没有回家。
于是他看到了杨猛爸在床边铺的地铺,自从定了协议的那天起,两个人就分开睡,不再干涉对方的事情。
杨猛看了看地铺,转身出了主卧。
这几天他隐隐地感觉到了爸妈之间不寻常的尴尬,但是忙碌的学校生活和高考前的压力让他实在无暇顾及这些事情了。

杨猛高考完了,录取通知书送到了门口的邮箱里。
吃过晚饭,三个人沉默的坐在饭桌前,杨猛爸第一个开口,慢慢地说出了这几个月的情况。
说实话,杨猛听到爸妈即将要离婚的这个结果并没感觉到想哭。
但当他老爸在最后对老妈说出:“房子和钱都归你,儿子必须归我。”这句话的时候,杨猛鼻子一酸,眼眶有点潮湿。

杨猛吸了吸鼻子,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尽管杨猛不是很想让父母离婚,但事实已经不是他可以改变的了。
他不恨自己的妈妈,杨猛很爱自己的母亲,但是也不敢相信她会干出这种背叛父亲的事情。
杨猛最终决定跟着老爸一起生活,但会时不时去探望母亲,如果母亲想重建一个新的家庭的话,他没有异议。
杨猛妈终于忍不住在儿子面前掉了眼泪……

在杨猛妈离开时,她抱了抱儿子的小身板,嘱咐了很久很久,在最后看了一眼大门口贴着的对联,杨猛妈红着眼睛转身离开了……



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五章
走进班里,上课时间还没到,只有少数人呆在班里,但是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占的座位还不少。
杨猛坐到了一个被卷纸占的座位的旁边,把书包往桌子上一甩,开始低头玩手机,等着上课。
门口一阵喧闹,杨猛抬头,发现是金竹被一群人簇拥着进了班,有好多外班的同学在班门口眺望了金竹一会儿,然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。
杨猛盯着金竹这个大祸害走近,一屁股坐到自己旁边已经被占了的座位。
杨猛推推金竹:“大少爷诶,这儿已经有人占座了。”
“你丫还不想和我坐一块儿是不?”金竹把桌上的卷纸拿在手里,掂了掂,没转头就往后面扔过去。
杨猛看着几个后排的人尖叫着抢可怜的卷纸,默默把头转了回来。

他真不是很想和金竹坐在一起的,自从转变成alpha开始,他就开始不是很喜欢和其他alpha走的很近,可能是因为同性相斥的原理。
杨猛默默的挪了挪,离金竹远一些。
同学陆陆续续地进班了,老师也进来了,开始点名上课……

上完课,教授走了以后,杨猛收拾东西,拎着书包去换教室。
杨猛的专业是美术,但是他并不喜欢画画,只是单纯的很擅长,为了以后有工作,杨猛爸才让他选择美术专业的。
杨猛的爸爸妈妈都是beta。
在杨猛高中的时候,杨猛的妈妈在外面有了alpha,杨猛爸在一次下班回来,不经意间听到了杨猛妈妈和另一个男人暧昧地在打电话。
杨猛爸最开始什么也没说,虽然现在的生活平淡,两人已没有当年的热情了,对爱情已经不再那么执着,但杨猛爸知道自己是真心的爱着这个女人的。
于是杨猛爸就像平常一样对杨猛妈,希望她只是玩玩,收回心来接着踏踏实实过日子。
然而并没有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。两个人大吵了一架,之后沉默了下来,两人背对着坐在客厅,都是成年人了,撕破脸皮的事情是干不出来的,当然更成熟的解决问题。
杨猛爸先冷静下来,深思熟虑了几个钟头,开口却是劝杨猛妈回来。
杨猛妈转过身,画着精致的妆容的脸有些扭曲,嘴唇动了动说不出来话,只好沉默的瞪着杨猛爸,瞪着瞪着眼泪就从美目里掉了出来。
她声音颤抖的说出一句话:老杨,我们已经回不去了……
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四章
杨猛的面来了,他正要掰开一次性筷子,威尔斯结完账,回来弯腰拿篮球,打算回宿舍洗澡去了。
“猛子,你先吃着啊,我先走一步啦!”
“嗯,”杨猛夹面条,“拜了……”
“拜~”
……

杨猛吃完面条,还剩了半碗汤,自己的食量变大了,以前连面都吃不太完,现在吃完面还能喝半碗汤。
杨猛打了个嗝,抹抹嘴巴,背上书包去收银台结账,然后出了饭馆左拐,往学校里面走……

今天太阳还不错,杨猛走在学校里的小路上,鼻腔里全都是秋天落叶的气息,杨猛现在对气味越来越敏感,可以模模糊糊的分出空气里的各种味道。
就这一点杨猛心里最没底儿,他不希望自己对气味对信息素敏感,他不喜欢被本能控制的感觉。
但好在omega只有在发情期或者发热的时候才会散发信息素,而alpha可以对信息素可以收放自如,但如果alpha受到omega感染,控制不住信息素的散发也是常有的事儿。
杨猛觉得应该没有什么omega会把他当作alpha,然后在发情期不长眼的找上门来,他就当自己是个beta。
但是杨猛不知道会不会自己受omega信息素牵连,出现之前唱k那一晚上的尴尬情况。
他不喜欢。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三章
杨猛坐到了威尔斯对面,把书包往地上一放。
威尔斯抬头看他,脸上挂满了汗珠,看着更帅气生动,饭馆里的顾客都时不时看他,花痴地讨论着。
“诶,猛子?”威尔斯拿手背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汗,刚打完篮球,手心还是脏乎乎的,“你咋在这儿?”
“除了来吃饭还能干嘛?”杨猛翻来覆去的看着只有一页两面的菜单,决定不下来吃啥。
饭馆服务员走过来,“选好了吗?”
“……那就来一碗和他一样的吧。”杨猛把菜单还给服务生。
杨猛等着自己的面,把包里昨天没喝完的可乐拿出来喝了一口,问威尔斯:“那啥,你一会儿去干嘛?”
“先回宿舍洗个澡,”威尔斯把最后一口面汤喝完,“然后换身衣服,陪我女朋友去购物中心逛街。”

话说威尔斯的女朋友既不长得美若天仙,也不是娇小可人的类型,样貌勉强算中等,出身平凡还有大小姐脾气,但威尔斯这个高质量的alpha就是对人家死心塌地的,极其忠犬。
而且威尔斯也不图人家什么,交往这么长时间连二垒都没上,平常就牵牵小手,纯情的不行。
杨猛看着他吃的一干二净的碗,问:“你下午没课?”
“有啊,但是你也知道她,必须要我陪着,她超级任性这一点特可爱。”威尔斯一脸痴情。
杨猛撇撇嘴,表示理解不了。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女友,那个性格有些娇蛮,但是很漂亮的beta。杨猛还依稀记得她揽着自己时,胸脯抵在自己的胳膊上那柔软的感觉。
杨猛发现自己最近都没有着急找女朋友的事情,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他还忘不了前女友吧……








如果我有信息素

第十二章
其实杨猛早就在第一次身体检查出自己可能是alpha的时候,就在回学校的路上拿流量在网上查了B变A的资料。
杨猛看完以后觉得也没有什么自己可以做的,身体会自己慢慢变化,只要没啥生命危险,一切都随它去吧。
但是因为omega发情什么的,杨猛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,他不是很喜欢那天去唱K的晚上,因为受omega影响所以没法控制自己身体的感觉。

第二天早上,杨猛活动着疼了一晚上的骨头,下床刷牙洗脸,换好衣服穿上鞋,背着书包和金竹一起去上课。
走在路上金竹瞄了瞄杨猛的头顶,突然感觉这小子比平常高了一点,以前都是只到自己脖子,现在……
金竹拿眼睛量了量,已经到自己下巴磕了,于是问他:“猛子,你今天穿增高鞋垫了?”
杨猛白了他一眼,答:“没有。”
“那你为啥今天看着高了一点儿啊……”
“你自己缩水了吧。”
“……”
金竹不说话了,他总感觉杨猛哪里变了,但又说不出来。
杨猛也在想自己的事。
现在他背着的书包里装着不少书,以前背着总会感觉后背累的慌,现在背着倒是没什么感觉,连后背也不驼了。
杨猛开始对自己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有了一点小小的期待。

就这样又平平淡淡的过了几个星期,夏天已经过去了,现在的小秋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,早晚的最低温度早已经有出现零下几度的时候。
杨猛在一天早上被舍友刷牙洗脸的声音吵醒了,和舍友们说了声拜拜,仍然躺在床上。
杨猛突然发现自己这一晚上睡的可香了,骨头也不疼了,他有点诧异,难道自己的身体不再变化了吗?

今天的课在下午,加上暖气不够足宿舍里比被窝冷好多,杨猛不想起床,就赖在床上玩手机看视频,一玩儿就玩到了大中午,因为实在太饿了,所以迫不得已才起了床。
杨猛往对面床铺的下铺看过去,金竹已经出宿舍了,宿舍里就自己一个人呆着,于是下床收拾收拾打算去学校门口的小饭馆吃午饭。
杨猛到了饭馆,一眼就发现威尔斯也在这里。
不想发现这个发光体也难,他刚打完篮球,篮球还放在脚旁边,一身的汗,正低头大口吸溜着面条。
威尔斯拿筷子的姿势极其不标准,杨猛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面条吃到嘴里的。
杨猛咧咧嘴,抬脚往威尔斯坐的那一桌走过去……